资源网 / 足球新闻 / 小说《娇妻难哄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娇妻难哄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【摘要】 下载地址:pan.baidu.com/s/1kz3x7HOqtE6EtokrIsfCFQ  提取码:dyog  精彩节选: 怕他不小心冲撞了梁依童,豫王伸手揽......

下载地址:pan.baidu.com/s/1kz3x7HOqtE6EtokrIsfCFQ 

提取码:dyog 

精彩节选:

怕他不小心冲撞了梁依童,豫王伸手揽住了她的腰, 带着她往后退了一下, 那小男孩就要冲到他们跟前时,一个大汉却也跑了过来, 伸手就拎住了他的衣领。

小男孩在空中扑腾了两下, 对着梁依童和豫王伸了伸小手,他乌黑的眼眸中满是泪, 也含满了绝望, 喊道:“爹爹。”

那大汉听到他的称呼,却有些紧张,连忙伸手捂住了小男孩的嘴, 张嘴就骂道:“小崽子, 不就骂了你一顿, 不许你玩灯笼吗?天天管别人叫爹爹,也不怕老子真不要你。”

他嘴上骂骂咧咧的,却有些心虚, 还将小男孩死死按在了胸膛上, 那小男孩在他怀里挣扎个不停, 只不过男人力道极大,他的脑袋被他紧紧箍者,甚至说不出话。

梁依童总觉得这大汉有些不对劲,他若真是孩子的父亲,又岂会狠得下心如此捂着他,也不怕闷得他喘不过气, 豫王也瞧出了不对,已经示意萧岺上前拦了一下。

萧岺没动身上的剑,走过去按了一下男人的一个穴位,男人疼得惨叫了一声,直接跪了下来,趁他放松力道时,萧岺已经将小男孩抱到了怀里。

小男孩被他抱入怀中后,才不再挣扎,小身体却又颤了起来,他抓紧了萧岺的衣服,眼泪一颗颗往下掉。

那男人瞧见萧岺竟多管闲事,眸中闪过一丝狠毒,他骂骂咧咧道:“我管教自己的孩子,你们这是干什么?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天理?快将我儿子还给我!不然老子饶不了你!”

见周围聚了不少人,梁依童道:“你说孩子是你的就是你的吗?也要看这孩子认不认吧?”

这小孩缩在萧岺怀里,一直在微微颤抖,显然怕极了,而这男人手上则有一个很明显的牙印,都被咬出了血,看着就像是这孩子咬的,他如果真是孩子的父亲,小孩又哪里会这样咬他?

以为这小孩喊他们爹娘是在求助,梁依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低声道:“宝宝不要怕,有我们在,不会让他抓走你的。”

她声音软软的,本就十分悦耳,此刻又如此温柔,这小男孩嘴巴一瘪,泪珠儿就大颗大颗掉了下来,还冲梁依童伸了伸手,显然是想让她抱他。

小家伙生得白白嫩嫩的,哭泣的模样格外令人心疼,他朝她伸出小手的这一刻,梁依童一颗心瞬间软成了一团,他瞧着四五岁大,倒也不是很重的样子,梁依童伸手打算将他抱起时,豫王却率先伸了手,他将小家伙抱到了怀里,对梁依童道:“你抱不动。”

他低声对萧岺道:“将人带去衙门,仔细查一下是不是有案底。”

听到这话,跪在地上的大汉身体抖了抖,他想爬起来转身逃走,然而刚刚那男人也不知点了他什么穴位,他浑身酸软,瘫在地上,根本起不来。

隐在暗处的侍卫走出两个,直接将男人架了起来,周围的人已经隐隐猜到了这小男孩应该是差点***卖掉,一时都有些唏嘘,旁边还有个母亲指着她儿子的脑袋说,“瞧到没,乱跑的下场就是被坏人抓走,真抓走了你以后再也见不到娘亲了。”

那小男孩吓的连忙抱住了娘亲的大腿。

梁依童握住了小男孩的小手,低声道:“宝宝不怕啊,你叫什么名字,是跟家人走散了吗?”

这小男孩依然在掉眼泪,闻言小手紧紧搂住了豫王的脖颈,又喊了一声爹爹,他刚喊完,豫王就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,“别乱叫,谁是你爹爹?”

豫王一直觉得孩子是个很脆弱的生物,总有种不小心就能弄伤的感觉,他平日里从未抱过哪个孩子,此刻不过是看梁依童想抱他,才率先将小家伙抱了起来。

见他又乱喊爹爹,就拍了拍他。

小男孩委屈地瘪了瘪嘴巴,雾蒙蒙的眼眸又看向了梁依童,她虽戴着帷帽,因只有一层面纱,却隐隐能瞧出轮廓,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,他忍不住又喊了一声,“娘亲。”

这次竟再次对梁依童伸了伸小手,比起冷着脸的爹爹,他显然更喜欢漂亮温柔的娘亲。刚刚见他喊豫王爹爹时,梁依童还有些想笑,见他竟然喊自己娘亲,她脸颊莫名有些发烫。

梁依童揉了揉鼻尖,小声道:“要喊姐姐哦,我不是你娘亲。”

小男孩却泪眼朦胧地瞧着她,也不说话,只是这么盯着她,似乎在质问她为何不要他,他眼睛大大的,皮肤又很白,眼含控诉时,根本让人招架不住。

见新围上来的人已经在小声议论,他们是不是要抛弃孩子时,梁依童败下阵来,对豫王道:“走吧,咱们先帮这孩子找找家人。”

豫王却扫了一眼雪梅手中的莲花灯,“不许愿了?”

梁依童道:“让雪梅许吧,咱们找个茶馆问问这小孩的事,顺便让侍卫帮着找找他的家人。”

豫王本就是陪她出来的,自然没意见,他抱着小孩,带着梁依童往茶馆走了去,这小男孩已经不哭了,一会儿瞧瞧梁依童,一会儿瞧瞧豫王,眸中溢满了欢喜。

豫王寻了一间包间,带着这小孩跟梁依童走了进去,梁依童进来后,便摘下了帷帽,这小男孩瞧到她时,眼中满是惊叹,小嘴也甜甜的,“娘亲果真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。”

梁依童还是头一次被小孩夸,她好笑地弯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“说了要叫姐姐,我不是你娘亲哦。”

她声音温柔,笑起来小酒窝一闪而过,笑容甜美极了。臻臻想象中的娘亲都不如她漂亮,见她不要他,臻臻眼中竟又含了雾气,可怜兮兮道:“娘亲不想要臻臻吗?”

梁依童有些头疼,她婚都没成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?

瞧到小姑娘略显为难的模样,豫王眼中带了笑,他勾了勾唇,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冲小男娃招了招手,声音略显慵懒,“娘亲不要你,爹爹要,过来,跟爹爹说说今日是怎么回事?刚刚那男人为何抓你?”

见他竟自称爹爹,梁依童眸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臻臻本以为爹爹也不会认他,见他竟认了,他明显呆住了,乌黑的大眼中,瞬间又含了泪,这次却是太高兴了。

刚刚被他抱着时,他还觉得爹爹太冷了,好吓人,如今臻臻却丝毫不怕了,他直接小炮仗似的飞了过来,想扑到他怀里。

没等他靠近,豫王就直接伸手拎住了他的衣领,阻止了他的靠前,臻臻在空中扑腾了两下,委屈地瘪了瘪小嘴巴。

瞧到王爷脸黑了下来,梁依童忍不住笑了起来,被男人淡淡扫了一眼,她才勉强压住笑意,清楚王爷不喜跟人接触,梁依童上前解围道:“臻臻坐下说吧,不用扑爹爹怀里。”

臻臻想当个听话的宝宝,乖乖被梁依童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上,他今年四岁多了,已经记事了,将今天的事大致讲了讲。

原来他是跟一位叫夏儿姐姐的丫鬟出来的,走到卖小糖人的地方时,夏儿要给他买小糖人,他就乖乖站在了一旁,买小糖人的人挺多,他们排在最后,他也不知为何,夏儿姐姐突然不见了。

他不由四处张望了一下,卖小糖人的地方就在湖边的台阶上,离湖水不算远,臻臻没瞧到夏儿,却看到了豫王和梁依童,豫王一身绛紫色长袍,五官俊美,气质出众,比他今日瞧见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看。

他身边的女子,虽带着帷帽,却也自带一股仙气,一瞧就是他的爹爹和娘亲。

臻臻从有记忆起,就没有见过爹爹和娘亲,每次问夏儿姐姐,爹娘在哪里时,夏儿姐姐都告诉他,他爹爹和娘亲是天上的神仙,因为忙着救济百姓,才没时间来见他。

他也问过她爹爹和娘亲长什么样,夏儿姐姐告诉他,他的爹爹和娘亲是这世上长得最好看的人,等他瞧见了一定能认出来。

今天夏儿之所以带他出来玩,就是因为他想爹爹和娘亲了,忍不住趴在被窝里哭鼻子了,夏儿这才将他带了出来,还哄骗他说,街上有很多人,说不准他爹爹和娘亲就在街上救济着穷苦人,还交代他瞧见爹娘后,只能悄悄看上一眼,不能打扰他们,臻臻当时乖乖应了下来。

瞧到豫王和梁依童的这一刻,臻臻就以为瞧见了爹娘,谁料这时,一个大汉却冲出来抱住了他,抓住他就要离开这儿。

臻臻吓坏了,猜到他肯定是坏人,他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咬了他一口,男人吃痛松开手时,他就飞快朝梁依童和豫王跑了过来。

整体下来,他讲的还算清楚,梁依童也隐隐弄懂了他为何喊他们爹娘,见他竟是从未见过爹娘,梁依童多少有些心疼,她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道:“那你还记得你和夏儿姐姐的家住在哪条街上吗?”

臻臻摇了摇头,有些记不得了,刚刚绕了许久,爹爹还抱着他拐了好几个弯,“娘亲不是神仙吗?你不知道吗?”

四岁大的孩子,真的以为天上有神仙,这会儿望着梁依童和豫王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崇拜,梁依童解释道:“我和王爷并不是你的爹娘啊,你认错了,所以我才不知道你的家。”

臻臻却瘪了瘪小嘴,声音也带了哭腔,“我不会打扰爹爹和娘亲做好事的,你们别不要我。”

梁依童隐隐有些心疼,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脸,只好暂时哄道:“不哭哦,爹爹和娘亲不是不要你,这样吧,你先跟我们回府,等找到夏儿姐姐,你再随她回去。”

臻臻低下了小脑袋,小手抠了抠衣服,没有答应,过了一会儿他才小声道:“不能让夏儿姐姐,也跟咱们回府吗?”

他生得白净,一双大眼水汪汪的很是可爱,只是这样望着他,就能让人的心软成一团,梁依童都有些不忍心拒绝他了,不过,这孩子再可爱也不是他们的孩子,哪能擅自留下?

她只好哄道:“等我们找到夏儿姐姐,问问她的意见好不好?”

臻臻乖乖点头。

梁依童这才看向豫王,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,“王爷,让他先跟我们回府可以吗?”

豫王虽不喜欢小孩,倒也不讨厌眼前这小崽子,见他喊完自己爹爹,又喊梁依童娘亲,他心情都愉悦了几分,答应的也很痛快。

见时间还早,两人便带着臻臻去猜了猜灯谜,臻臻年龄虽小,却很懂事,怕累到爹爹,还从豫王身上滑了下来,不让他抱了,他则牵住了爹爹和娘亲的手。

豫王扫了一眼梁依童,见她很喜欢这孩子,便任这小家伙拉住了自己,他们在外转悠了半个时辰才回去,回去时,小孩子忍不住泛起了困,梁依童让豫王将他抱了起来。

他靠着豫王的肩膀睡了一路,回到豫王府时,小家伙才醒来,这时,侍卫们依然没找到夏儿,梁依童便让豫王将他抱到了清幽堂,她拉住了他的手,对小家伙道:“晚上,你跟雪梅姐姐一起睡好不好?”

臻臻看了雪梅一眼,又看了看娘亲,小脑袋立马摇了起来,“我要跟娘亲一起睡。”

豫王听完这话,却蹙了蹙眉,虽然这小崽子才四五岁,毕竟是小男孩,他自然不希望他跟梁依童睡,见他不愿意跟丫鬟睡,他便道:“去我那儿吧,晚上睡竹悠堂。”

臻臻眨了眨眼,却是更紧地抓住了梁依童的衣袖,神情也有些可怜巴巴的,“我不可以跟爹爹和娘亲一起睡吗?

展开内容
本文标签:
版权声明:《 小说《娇妻难哄》全文免费阅读 》为作者 网站小编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!
免责声明:思源资源网提供的一切软件、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;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,否则,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。本站信息来自网络,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。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,从您的电脑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。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软件,购买注册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如有侵权请邮件(y#isiyuan.net)与我们联系处理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isiyuan.net/zqxw/12749.html
分享到:
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文章页下横幅广告1
评论 (0)